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衡水市各区县(市)历史八景·深州市篇

时间:2022-10-07 00:20:02 | 浏览:6619

据《深州风土记》载,深州古八景为:吴庄新市、博陵旧治、束鹿晴岚、滹沱春潮、凌消暮蔼、芜蒌夕照、房渊飞燕、衡水归鸿。 — 1.吴庄新市— 据《直隶州志》记载:“明永乐十年(1412年)七月,霪雨浹旬,滹沱和漳水并溢,浊浪排空,居民骇散,城郭坊

据《深州风土记》载,深州古八景为:吴庄新市、博陵旧治、束鹿晴岚、滹沱春潮、凌消暮蔼、芜蒌夕照、房渊飞燕、衡水归鸿。

— 1.吴庄新市—

据《直隶州志》记载:“明永乐十年(1412年)七月,霪雨浹旬,滹沱和漳水并溢,浊浪排空,居民骇散,城郭坊市,公房民舍,顷刻无存。”又载“公萧伯辰始至,乃遍历其州,相地之宜以图之,于是去州北三十里曰吴庄,广袤爽垲,周回翕聚,宜为州以居之,民且道里甚近,便于迁徙而不劳也,遂进诸父老而谋之,众皆大悦。公即日疏闻于朝,以永乐十年七月既望(七月十六日),告其州人之迁焉。”


萧伯辰所建的深州城,开始十分简陋,后随着各任州官扩建改建,规模不断扩大,日臻完善。


随着经济发展,商业贸易日趋繁荣。“吴庄新市”即是指当时集市的繁荣景象。明代吏部尚书兼太子太师王直有诗赞吴庄新市:

太守新城郡,民居乐治康。

桑麻还蓁蓁,黍稷正穰穰。

山色当帘好,棠阴绕舍凉。

行春因露冕,五马暂徜徉。


— 2.博陵旧治 —

汉高祖刘邦时设下博县,后随着朝代的更迭,又称博陵、陆泽、静安等。“博陵旧治”的遗址在今下博村,曾因建有“白衣老父祠”而闻名。


西汉末年,朝局动荡,战乱频发,刘秀遭王郎追杀。


据《汉书》载,刘秀自蓟南奔,至下博城西,时夜幕降临,慌乱中迷失了方向,不知所往,正惶惑间,忽一白衣老父在路旁说道“努力,信都郡(现冀州)仍在汉将掌握之中,去此八十里。”刘秀照所指方向,逃得性命。


刘秀称帝后,感念其指路之恩,下诏在下博城西建起“白衣老父祠”。其实,当时的下博县城在今康王城村。


据《元和县郡志》记载下博县,南距冀州一百里,故城在县南二十里,即光武失道处。“县南二十里”即康王城村。


而隋、唐、宋三代下博县故城遗址,在下博村。因县城屡迁,白衣老父祠亦随治迁移。“博陵旧治”永载着一段沉重的历史,传送着一个善良的传奇。


明代王直曾写诗《过深州故城》:

地古川原在,城荒市井存。

人烟疏映郭,树色远连村。

禾黍秋云绕,牛羊日暮喧。

依然问风俗,淳朴似桃源。

— 3.束鹿晴岚 —

束鹿(今辛集市)在深州西,束鹿界距深州城约十公里。滹沱河便是经束鹿县流向深州的。


“岚”原指山中的雾。深州、束鹿,均地处平原,此处指因日照而地表水蒸发所形成的雾,但此雾非浓雾,而是薄薄淡淡,如蝉翼轻纱。


“束鹿晴岚”是指在晴朗的日子里,西向束鹿方向眺望,眼前景物被包裹在轻烟般的薄雾里,迷迷蒙蒙,如水中望月,雾里看花,给人一种含蓄的美。


— 4.滹沱春潮 —

其遗址在今王家井镇河辛庄附近。


据明成化《重建禅林寺佛殿落成记》碑文载“深州南四十余里,地名河辛庄,阛阓处也。人烟繁庶,地产沃饶,前有广丘,后有滹水,乃耸拔清幽胜地。深志八景,此其一也。”


《深县文史资料选辑》刊载了董国祥的一篇关于“滹沱春潮”的文章,称“广丘”为一土山,东西南北各约四华里,最高处四十米。这在坦荡无垠的大平原上极为罕见。


此处为滹沱河故道,滹沱河于清同治十三年(1874年),经安平、饶阳向西南积水成湖。文章中说“这些故地遗迹,直到1930年还依旧保存,每逢大雨之年,大小河流故道淌水东流,西泊积水,清澈见底,天光云影美景如画。”


丘上及湖泊周围又广植树木,素来凌消河开,阳气上升,站在丘顶眺望,更见春潮涨满、梨白桃红、柳絮飞花,堪为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
明代南京礼部尚书王英曾作诗《滹沱河》:

长河二月半,雪霁断冰开。

但觉波涛至,犹疑风雨来。

飘摇野艇渡,荡漾白鸥回。

望极平沙际,春光净绿苔。


— 5.凌霄暮蔼 —

其遗址在今北溪村乡凌霄村一带。


相传刘秀走国由北南逃,时值冬日,天寒地冻,逃至滹沱河边,此时水已结冰,因后面追兵甚急,只好涉险踏冰渡河。


刚刚登岸,后面王郎率追兵已赶到,正危机时,没想忽然暖风吹起,河中冰凌消融,河水滚滚向东流去,把追兵阻在对岸。


故留下一个“风飘凌消水大流”的美丽传说。依据此传说,河岸的三个村子,亦分别改名为冯(风)飘、凌霄(消)、大流,并沿用至今。


此说虽是传奇,但和史实十分契合。


据《后汉书·冯异传》载“光武自蓟南驰,晨夜草舍,至饶阳芜蒌亭,时天寒烈,众皆饥饿,异上豆粥。明旦,光武谓诸将,昨得公孙(冯异字)豆粥,饥寒俱解。”由此可见,文中的“时天寒烈”,亦即冬日。


刘秀称帝后,后人为纪念此事,在渡河处建庙宇,谓之“汉世祖庙”。


过去凌霄一带地势不平,多为高高矮矮的土丘,白日经太阳光暴晒,每到黄昏,便有薄薄的轻雾升起,此时,站在“汉世祖庙”前,望着这迷蒙夜色,回想起当年的金戈铁马,让人恍若隔世,遐想多多。


明代诗人黄寿生有诗为叹:

浩浩寒流急,茫茫晓望赊。

绿洲迷杜若,碧浪泛桃花。

川树烟中没,